您沒看錯!墻上植物是真的

2018-06-13| 發布者: admin| 查看: |

立體綠化墻不僅美觀,還能凈化空氣。南國的春風輕柔而帶著濕潤,在這溫度適宜濕度剛好的天氣里,市區河南岸一家咖啡館外的一面10多平方米的立體綠化墻上,植物生長得越發精神。綠化一直以來都 是水平的,鮮花和植物從地面發芽生長。而立體綠化墻的概念,就是讓植物垂直生長,豎起來。這些脫離地面而被傾斜著平鋪在墻面上的植物,以垂直生長的姿態, 為過往的人們營造出一面立體綠化墻。猶如一縷春風,這種新興的綠化模式,正開始走進商場、企業,甚至于出現在老百姓家的墻面上、陽臺中,給鋼筋水泥密布的 城市增加一抹綠意。今天是植樹節,在人們倡導播綠的今天,不妨來看看,這種漸漸走進市民生活的綠化模式。
新意
   咖啡館老板打造綠化墻,返璞歸真
   這家咖啡館的主人李子君是一名80后,游歷過多個國家,在韓國時曾被這種自動化澆灌的立體綠化墻所深深吸引。回國后,去年他在惠州開了這家咖啡館,在裝修店鋪的時候,他想到了韓國的那面綠化墻。他決心也要在店里打造這樣一面墻,以契合他崇尚返璞歸真的理念。


     他 找到了宋衛東。宋衛東生于1960年代末,來惠州之前,他在北京從事電子銷售行業。他住在中關村,能很明顯地感受到環境污染。尤其他所在的行業,制造了許 許多多不可回收的電子垃圾。盡管這個行業很賺錢,卻讓他憂心忡忡。2011年,他收拾了行囊來到了惠州,決心來這里尋找一條綠色環保的可持續發展之路。
雖然沒有專業知識背景,但在惠州他很快集結了幾名專業的同伴,組建起了一家小型的環保公司。剛開始,他在惠州推廣樓頂綠化,主張在樓頂種菜,一方面可達綠化效果,一方面還能摘菜吃。隨著行業的發展,于惠州同行間,他率先嗅到了立體綠化墻的廣闊市場。
堅持
   從無人問津到客源不斷,拒絕塑料綠化墻
   立 體綠化墻的概念實際上十幾年前就進入了國內,不過在2010年上海世博會后才被關注。立體綠化墻能在人流大的環境下如大型商場、寫字樓等室內環境制造景觀 綠化效果,近5年來,上海、深圳的立體綠化墻項目已被廣泛推廣。得益于適宜的氣候與植物的多種,在華南地區該項目上升速度很快。惠州自2014年也開始慢 慢起步,這一年讓宋衛東感受明顯。上半年,他們的立體綠化墻項目幾乎無人問津。而到了下半年,已有源源不斷的顧客訂制。其中,就包括李子君。
李 子君花了兩萬多元訂制了這面10多平方米的立體綠化墻,效果令他滿意。他告訴記者,在惠州的咖啡館中,他是第一家啟用立體綠化墻設計創意的,突出的創意設 計為他帶來了潛在的客戶,來到店里的客戶也對這面墻充滿了好奇。于他之后,一些咖啡館、酒吧也開始效仿這種做法。只不過,有些是用價格成本較低的塑料材料 制成,效果自然大打折扣。
宋衛東也能做塑料的立體綠化墻,不過他從來都會謝絕有這類要求的客戶,即使他們愿意花錢。“每平方米的植物可凈化30平方米的室內空氣,塑料制品不僅沒有綠植的凈化作用,不利于防火,而且也不環保。”宋衛東說,只做真的植物墻,是他以及他的團隊的底線。
努力
   反復試驗,光滴頭都試用過十幾種
   在設計制作立體綠化墻之初,沒有參考樣本,沒有市場借鑒,宋衛東和他的團隊只能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專業知識去設計和生產。
立 體綠化墻的難點在于,如何讓供水系統均勻地分布到每棵植物上?多余的水又如何收集?一番考量之后,宋衛東他們想到了采用微滴的方式供水。微滴的水量小而 慢,可以讓植物自由而充分地吸收水分。試驗階段,光是滴頭他們就試用過十幾種,最后采用了以色列進口的滴頭才解決均勻穩定供水的問題。多余的水,則可通過 在綠化墻下安裝魚缸或者鋪設管道來進行循環利用。
另外的難題是選擇合適的植物。每種植 物,所需的陽光量、通風量和水量都不一樣,考慮到立體綠化墻主要在室內,他們采用了半陽植物如綠蘿、狼尾蕨、黃金童子、鴨腳木等。如意的外形漂亮,但經過 試驗,他們發現一些植物在這種環境下很難生長,光照與通風都達不到所需條件,導致根部很容易腐爛。每一種植物,都是經過長時間多次試驗,最終才能被選用。

立體綠化

  另外就是要解決載體的問題。從墻面上的掛架材料,到栽種植物的塑料杯體,從通風與風化,從承重支力到使用年限,以及電路的安排等等,他們都一一試驗。要讓植 物垂直而良好地生長,就要照顧到每一個細節。小至塑料杯體的傾斜角度都是有要求的,45度的傾斜度既能照顧到植物的向上性,又能使植物達到整體的平鋪效 果。
立體綠化墻除種綠植外,還可種花種菜,模式根據客戶需求進行變化。從去年至今,宋衛東接下了3000多平方米的立體綠化墻項目。他的客戶包括商場、咖啡館、酒吧、私人農場、度假村以及家庭。
問題
   價格維護等問題,使綠化墻推廣受阻
   市 民彭小姐去年11月搬進了新家,并為新家設計了十幾平方米的立體綠化墻。現在這面墻是她家客廳最別致的景觀,朋友來到家里總是被墻吸引眼球。“每天早上起 來,我感覺家里的空氣十分清新,而綠色的植物總能讓人心情愉快。到了夏天,綠植還能不斷地輸送涼爽與綠意,真是物有所值。”
據 了解,在一些國家以及國內一些城市,立體綠化已成為一種時尚。立體綠化墻能讓市民唾手可得一份綠意與清新空氣,但記者采訪了解到,我市知道立體綠化這一概 念的市民和單位并不多。有市民擔心,立體綠化墻是否會對墻體結構造成影響,以及后期的花草維護有難度。此外,價格也是市民接受這一新事物的阻礙。每平方米 造價2000元,讓一些市民和單位有心無力。
“造價基本花在植物與硬件上,另外還包括 后期的維護費用。”宋衛東也很清楚,只有價格降下來銷量才能上去。他在嘗試設計一些價格較為低端的產品,讓其走進更多的場所。另外,他認為,立體綠化行業 的發展還需要政策推一把力,“北京、上海、深圳都對立體綠化企業和單位有一定的補貼,可大大降低企業綠化成本。”
記者從市綠化委員會了解到,目前對于立體綠化,我市還未出臺相關政策規定,也未有這方面的規劃與技術指導。
創新
   可移動可掛壁綠化墻,專為家庭設計
   2014 年4月,宋衛東與同伴開始著手設計一款家庭綠化產品。呈現在面前的這個立體綠化產品,約一平方米,四周用不刷漆的防腐原木框住,鴨腳木、黃金童子、狼尾 蕨、如意、鳥巢蕨等幾種植物密密集集地用各自優美形態,為欣賞它的人們帶來視覺上的愉悅感。通電之后,隱藏在植物背后的滴管會自動澆灌,每棵植物都能充分 吸收水分。室內采光不夠時,架上的柔和燈光會被打開,植物可以及時補光。而霧化處理器則可將水轉成霧,可給植物葉片補水,一種杳渺意境也瞬間飄出。
      宋衛東給這個可移動、可掛壁、安裝簡易的綠化裝置命名為“墻上的小森林”。這種標準化的模塊產品,造價在2000元左右,可以走進千家萬戶,也將會是他們立體綠化墻發展的主要方向之一。
然而這樣一個已然美好的設計,在宋衛東他們看來,仍然是一件尚待完善的作品。“供水方式還要再優化,優化過后不會有積水,不會滋生蚊蟲。”每一個產品,每一次布局,他們都似乎有遺憾,總覺得還有進一步完美的空間。他相信,他們手中以后還會有更好的產品問世。

AG平台城市微信

了解更多請關注AG平台城市微信
?
售前咨詢熱線
400-998-0227
售后服務熱線
400-998-0227
返回頂部